德古林那

每一条评论都会仔细看的哦~脑洞与正文并飞~还不想开放打赏功能~站内转载请标明作者~

【长顾】动物世界版杀破狼

*表白皮皮女神!















*改编自《杀破狼》原著































顾昀整只猫半趴在桌上,俨然已经找不着北了,嘴里几不可闻地念叨道:“出息吧,都是抬下去的。”































还有脸说别的猫——长庚叹了口气,低声哄道:“你最有出息,咱们走回去,我搭着你好不好?”































































顾昀抬头看着他,他的眼睛太黑太沉,长庚被他看得方才压下去的酒意又上了头。































































“阿晏……”顾昀忽然低声叫道。































长庚一皱眉。































































“阿晏啊,”顾昀笑了起来,好像有点无奈,又带着点他平时玩世不恭的尖刻,“我跟你说个秘密,你不要告诉别的猫……你爹他……真的不是个东西。”































































长庚:“……”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顾昀低低地笑起来,颠三倒四地哼唧道:“何人知我霜雪催,何人与我共一醉……”

长庚不打算再跟着醉猫大眼瞪小眼了,伸头去把顾昀从酒桌上拱起来,咬牙切齿地叼着尾巴把他拖进进了卧房。谁知顾昀喝多了以后缠猫得很,登徒子似的在他身上乱抓,长庚被他缠得心浮气躁,有心想把他直接甩在床上,低头一看顾大帅那只铺了一层薄褥子的硬板床,到底没舍得。



谁知顾昀在一转身挠住了他膝弯上的麻筋,长庚骤然挨了这么一下,腿脚脱力,险些把顾昀摔下去,正要张口叼,却忘了自己也头重脚轻,一下被顾昀带趴下了。



顾昀被他砸得呛出一口气,喘了半天,用自己长而漂亮的尾巴蹭着长庚的后脊胡言乱语道:“哎哟宝贝,你可砸死我了。”



长庚伏在他身上,心里极力掩埋的种子在黑暗深处默不作声地冒出了一个芽。



他紧紧地盯着顾昀脖颈上雪白柔软的短毛,忽然低声问道:“你在叫谁?”

顾昀不吭声。



长庚觉得自己也是醉了,否则他怎么会有那么大胆子呢?



他忽然栖身上去,舔了舔顾昀的下巴,又用一只前爪将他的下巴稍稍挑起,细细地舔舐着义父下颌上生长着的软毛:“义父,你叫谁?”

“义父”两个字似乎提醒了顾昀什么,他含含糊糊地说了一声“长庚”。



那两个字好像一块钝钝的铁片,轻飘飘地刮过长庚的耳朵,他脑子里轰鸣一声,“顺其自然”四个字在他后脊上推了一把,让他鬼迷了心窍一般地俯下身,吻住了顾昀。

顾昀先是一愣,好半天,才迟钝地反应出一点滋味来,稀里糊涂地勾住了长庚的领子,蓦地将他从自己身上掀下来。

长庚:“……”



他后背撞在了顾昀那石头一样的硬床板上,顿时清醒了过来,脸上血色褪尽,他恐慌极了,心想:“我在干什么?”

顾昀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长庚开口想叫声“义父”,张开嘴,却说不出声来。



谁知顾昀却忽然笑了,那醉鬼竟根本不认得自己家的混血小猫了,伸舌在他脸上舔了一下,迷迷糊糊地含着鼻音道:“乖。”

长庚:“……”



下一刻,顾昀搂住浑身僵硬的长庚,一本正经地顺着他的额头亲到了嘴唇上,极尽温柔地舔开他的唇缝,给了他一个漫长又缠绵的折磨,同时爪子也不闲着,竟摸索着去解长庚的衣襟。



长庚感觉自己快炸了,一边的前爪和后爪都顶着顾昀的侧腰,尾巴颤抖成一团,愣是忍着一点力气都没加。



顾昀仿佛是感觉到了他的颤抖,此猫在床上倒是颇有世家公子的翩翩风度,一边摸到了长庚的衣带,一边还醉意盎然地笑了一下,温柔地哄道:“别怕,跟了我,以后对你好。”

长庚将声音压成一线,哑声问道:“我是谁?”





顾昀闻声愣了愣,竟然晃着尾巴尖原地思考起来,可惜脑子根本不转,非但没思考出什么结论,自己还让长庚的衣带缠住了,顾昀折腾了半天,越解缠得越紧,最后活活把自己折腾得筋疲力尽,往旁边一歪,竟然睡着了。



长庚在万籁俱寂里死死地咬住牙关,用尽全力数着自己悠长带着颤抖的呼吸,数了足足有五六十次,他终于攒齐了爬起来推开顾昀的力气。



他咬着衣带的一头,三两下将它从顾昀的爪下扯出来,把皮毛异丽的大猫放平,又胡乱为他拉上被子,随后连片刻的工夫也待不下去了,转身就跑。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