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古林那

每一条评论都会仔细看的哦~脑洞与正文并飞~还不想开放打赏功能~电脑没有,合集难搞~站内转载请标明作者~

【杀破狼】入乡随俗

*偶尔也要让顾帅尝尝鲜嘛。私设是顾昀被邀请去西洋一带友好访问到处乱跑。
*一切服装细节,均为瞎编。
*专业吹顾八十年!
*在OOC的边缘展翅翱翔!!!

“顾子熹!你怎么又没穿狐裘?……嗯?你穿了什么?”
怒气冲冲,刚要冲到那人身边责备他的长庚,在看到顾昀身上装束的时候,竟然愣住了。

顾昀的确没有按照长庚的嘱咐披上狐裘。可他穿上的,竟是一身西洋人的标准行头!

外衣是一件深蓝色的长长风衣,剪裁得体,衣摆恰好掩过男人的大腿,该收的地方收,该放的地方放,正能衬出他窄而柔韧的腰身来。

而衣上的双排扣子并袖扣腰饰之类,皆是由纯银打造,显露出另一种不动声色的,名为“优雅”的贵胄奢华来。

那人还着了一条纯黑色的贴身长裤,稍显宽松地包裹着他修长的双腿。

齐膝的地方,则自然地过渡到了一双深色低跟软牛皮长靴上。在靴帮的位置,还用了银质搭扣的同色皮带加以固定。

这还是长庚第一次看到小义父身着如此简约利落的西洋衣饰。同大梁传统的宽袍大袖不同,那份惊艳与口干舌燥,比起他少年时第一次见到顾昀身穿朝服的时候来,只增不减。

他几乎要看呆了。

顾昀呢,则被他直勾勾的,不加任何掩饰的爱恋目光盯得毛骨悚然,耳尖发红,只希望能像东海彼岸的传说那样凭空生出一对鸦翼来,挡住那两道炙热的视线。

沈十六没皮没脸地浪了这么多年,终于被自己的宝贝儿子教会了“羞”字怎么写。

他不太自在地干咳了两声:“咳,心肝儿……你能不能别那么盯着我?我知道我穿上这身很好看……”

长庚回过神,倒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拥着顾昀的腰让他坐在床边,自己则仔细地为他解起衣扣来。

“子熹为何穿了这一身衣服?”

“还不是那帮西洋大臣非得让我穿,说是入乡随俗试一试……”顾昀也有些无可奈何,“再加上夫人小姐们再三请求……嗯,我也就随她们漫天找衣服去了。”

正说着,那边长庚已经将手中外衣叠好置于一边小案上,转而半跪于地,尽心尽力地为顾昀除下长靴来。

“长庚!”即使已经适应了长庚的惊人掌控欲,顾昀还是吃了一惊。试图挣扎,却又怕一不小心踢到他,只能耳尖通红地任由当今圣上摆布。

……

不过一柱香的功夫,他身上便被剥得只剩了一件穿在内里的真丝衬衫。好死不死,衣领一角还被哪位不知名的巧手绣工绣上了一支中原红梅,格外亮眼,更能映出他眼角耳垂的两点朱砂来。

灯下美景,长庚只看了一眼,便有些把持不住了。

……

一场性事过后,顾昀半死不活地侧卧在长庚身边,任由他温柔而细致地为自己按揉着两只手腕上被皮带勒过的红痕。

忽地,长庚没头没脑地道了句:“大梁的那些老使臣们,也该退一退了。”

顾昀正窝在被子里迷迷糊糊,勉强扎挣出一丝意识,模糊着声音问:“……什么?”

“没什么。”长庚听了他半睡不醒的音色,低低笑了一笑,俯下身去亲吻将军的眼角。

“只是在想,子熹若是着了这身装束出使别国,离舟登岸时,定会使那些洋人们呆若木鸡,惊为天人。”

……可顾昀并没回答他。

连日舟车劳顿,累极了的安定侯已经握住了身侧陛下的一只手,沉沉入眠了。

长庚轻笑了一声。

床边小几上的一盏灯火,不知被谁悄悄弹灭了。

评论(13)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