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古林那

每一条评论都会仔细看的哦~脑洞与正文并飞~还不想开放打赏功能~站内转载请标明作者~

【杀破狼】瞎写

“子熹于我,如父如兄,如师如友。”







“他是我的将军,我的义父,我的子熹,我的爱人,是我一切的一切……”







“可如今他去了,我又怎舍得独活……”











长庚说不下去了。







他紧紧攥着榻上男人的一只手,将它的掌心贴在自己的面颊上。







男人依旧阖着眸,沉眠一样。







那只手苍白冰冷,是怎样都暖不热的。















已逝之人的指尖上,沾满了活人的泪水。







可再也没有这样的人,能在一场病骨支离的战争中,将爱人流下的一滴泪水,收握在自己的掌心里了。











“陛下,时辰已到。”有什么人在他身侧,用极轻极低的声音提醒着。







“时辰已到,您该把子熹……抱出去了。”



长庚便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跪得太久了,现下,这两条腿全是麻着的。



但他不在乎。



他立在床边,静静地,没有一丝声音,没有一丝动作。半晌,才勉强勾出一丝惨然的笑来。他俯下身子,吻了吻男人的眉心。







“子熹,我要抱你出去啦。”他将唇贴在男人的耳畔柔声细语:“你这次,终于肯乖乖地让我抱上一回了……”







.







.







.







那什么,太惨了,实在编不下去了。







顾帅:心肝儿呀,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评论(7)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