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古林那

咸着没事儿就来扯扯淡
每一条评论都会仔细看的哦~脑洞与正文并飞~还不想开放打赏功能~站内转载请标明作者~

【杀破狼】小病号和大病号

*在ooc的深渊里展翅翱翔!
……

睡着的时候,他会做各种稀奇古怪的噩梦。
冷汗淋淋,忽冷忽热,胆战心惊。可是,总会有一个面容模糊的人压下他心头的恐惧,用温柔至极的触碰来压制在他骨血里深植着的乌尔骨。

他醒来时,喝下去的粥会是甜的,里头混了在西北风小镇里珍贵的糖和又碎又香的瘦肉。

十六和沈先生都不嗜甜,但他们仍是细心地给小长庚煮了甜粥,然后一勺一勺地喂他吃下去。

——分工明确,前者是老妈子,后者是小义父。

无论什么时候,只要小长庚难受了,就会有一双冰凉而动作轻柔的手探过来照料他,给他换毛巾,喂他喝药,哄他睡着……

而且,这种难得的十星级服务是不厌其烦,不分昼夜的。

无论何时,只要他唤一声“十六”或者“义父”,无论声音再怎么低哑,都会有一把清朗的声音回应他。

——反应迅速到小长庚会在迷迷糊糊中怀疑小义父到底是不是个聋子。

等他清醒以后,痊愈之后,一睁眼看到的,一定就是自己的小义父了。

十六一定会不顾自己三天三夜的疲累困倦,浑然天成地装成一条风轻云淡的大尾巴狼,笑着帮他换下汗湿了的衣裳,用沈十六式的欠揍语气嘱咐他要好好休息,多吃多喝多长个儿,有哪里不舒服记得一定要回来……

……可长庚一定是红着脸,半句话都听不进去的。

多亏他当年年纪小,否则很可能会当场硬起来。

然后,沈十六会倚在门框上目送他远去,沈先生会自告奋勇送他回家。

小长庚心里应该是蛮不情愿的吧。他会默默地想,有十六的地方才是他的家。

沈先生会在半路上悄悄地发挥老妈子属性对他叨叨叨:你就瞧十六那个大尾巴狼的样儿吧。这小子照顾了你三天三夜,眼睛都没合一下……

于是,长庚的心里便会五味陈杂,乱乱糟糟,从乌尔骨的罅隙里悄悄地抽出一枝名为“爱慕”的幼芽来。

哦。他想。原来还是有这么一个沈十六护着我的,原来还是有这么一个小义父伴着我的。


……在这之后的若干年里,在长顾二人分隔千里的时候;在长庚乌尔骨复发的时候;在他们各自奔波于天下的时候;在顾昀伤病垂死的时候——在那无数个夜深的时候,长庚会无数次地把这段记忆,这段话语从心底小心翼翼地挖出来,反复回放,反复品味,然后又依依不舍地把它重新埋回去。





那一次,顾昀高烧卧床,他在一旁照料时,也许会想:哦,原来照顾一个病人,真是不容易。



——又是心疼,又是舍不得。

评论(1)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