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古林那

每一条评论都会仔细看的哦~脑洞与正文并飞~还不想开放打赏功能~电脑没有,合集难搞~站内转载请标明作者~

【杀破狼】千里东风

*无逻辑,无文笔,无责任。




三无脑洞。




*真的,真是对不住这祖孙三宝了,他们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在我的键盘里OOC……




*如果,如果顾慎的魂儿穿越到了太始帝时期……







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安定侯府,心酸又怀念地走进大门,怀着“来看看我大儿子”的心情迈进小十六的房间……




然后,他惊讶万分地发现自己已经长大了的亲生鹅叽正在和一个中蒙混血小青年抱在一起碎觉觉!




光天化日。




朗朗乾坤。




黏黏糊糊。




不着寸缕……




……哦,不是。我们小十六身上好歹还套了件里衣。




可是你光穿上衣没穿裤子又特么的算个怎么回事啊?!




顾慎又惊又怒,劈手就要去掀他俩的被子。




……那只手被长庚“嗖”地一下摁住了。




长庚转过脸来。这一下,顾慎可更气了。




——好么,你不就是前一阵子在梦里抱着小十六就跑,活像是个大草原进口人贩子的那一位吗?妈的,苍天有眼,老子现在就要在线教一教儿婿如何做人——







——到底没教成。




因为顾昀醒了。




长庚刚刚的动作有点大,搅得顾昀也不得不跟着睁了睁眼。




但也只是象征性的抬一抬眼皮而已。




昨晚闹得实在是有点出格,长庚仗着第二天是休沐,一直折腾到丑时才许他歇下……




困累交加,浑身酸痛,视力模糊,以至于他现在还是迷迷糊糊的,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要不然,又怎么能看到这个站在床边,满面怒容未消,眼神里又难得地带了点慌张的老侯爷呢?




……




于是他便笑,便模糊不清地低语道:“大帅……”




“……您不是说,宁可绝后,也不留废物吗?……”




“您看他,他就是我儿子……是顾家出过的……最最了不起的人物了……”




“唔……其实您有时候……也挺乌鸦嘴的……”




那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低……




顾昀合上眸子,翻了个身,继续睡了。




露给祖孙二人半肩半颈的吻痕与狰狞伤疤。







顾慎刚有点感动,见此一景,脸又黑了。




长庚倒是坦坦然地为顾昀拉好了衣领,盖严了被子,又转过头来静静地盯着顾慎看。




……大眼瞪大眼,直盯得顾慎有点发毛,又有点烦躁。他粗粗地摆一摆手,用意念叫这个便宜孙子快滚。




有所意会的长庚便悠悠然地披了件衣裳,不紧不慢、不慌不忙、温文尔雅地“滚”了。




可他刚刚“滚”到房门外头,却又有点不放心睡着了的子熹,便悄悄站住脚步,回身去看一看屋内的景象。







顾慎已经坐到了床边上。他静静地看着顾昀的睡颜,看了好一会儿。




他似乎想了好多好多,又似乎什么也没想。




过了一会儿,他缓缓地伸出一只骨节分明,布着老茧,埋着铮铮铁骨的手,轻轻地,小心地,又带着点别扭,不舍和温柔地,理了理那孩子耳边的碎发,摸了摸那孩子的头。




顾昀依旧在熟睡。




可顾慎却笑了一笑。




他悄悄地站起身来,又悄悄地融进那阵自屋外散尽的微风里。




END.







“长庚,我刚刚做了个梦诶。”




“什么梦?”长庚凑到他身边,倾身去吻他的额角。




“唔,梦见老侯爷死而复生了,正站在床边盯着你看呢。”




“那,子熹说了些什么吗?”




“……也没什么。”顾昀含糊道,“就是,就是介绍介绍你……”




“介绍我是最最了不起的人?”长庚笑了起来,吻住了他的唇瓣。







“小十六长大以后相貌如何?”



“还行吧。”顾慎皱眉:“比小时候瘦了一点……眼睛倒是越来越像你。”



长公主微笑着接受了丈夫变相的称赞,又问:“那他那个小男朋友呢?”



……



顾慎重重地冷哼了一声。



“我真不放心把小十六交到他手里。”



……今天,父亲与儿婿之间的关系,仍然是世界难题呢。

评论(18)

热度(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