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古林那

每一条评论都会仔细看的哦~脑洞与正文并飞~还不想开放打赏功能~站内转载请标明作者~

【杀破狼】昔人

*与原著有一丢丢偏差!

记梗。

京城一役中,战场上受了重伤的顾帅,在昏迷前一刻被意外的时空乱流传送到了十年后的太平人间,十年后的安定侯府。

于是,十年后的顾帅一觉醒来,发现卧房地板上蜷着个重甲上满是血迹,昏迷不醒的年轻自己……

长庚被顾昀猝然下床的动作惊醒,一睁眼就看见小义父只穿中衣不顾天凉,半跪于地为另一个奄奄一息的小义父卸掉重甲。玄铁甲胄上鲜血淋漓,尘土交错,染脏了他的白衣服。

而他却浑不在意。

就这样,安定侯府里多了一个安定侯。

两人紧急召回陈姑娘为这个年轻的“天外来客”治伤治病,陈圣手的夫君也不请自来。好在大家都已有经验,兼之治疗时间早,伤口并无恶化,是以并不慌乱。

长庚一开始又心疼又有点小开心,以为可以从此独享两个小义父。后来发现自己还是太年轻——为什么更加亲近起来的反倒是两个不同年龄的子熹啊!!!发出想要左拥右抱的声音!!

总之,尚还年轻的顾昀就这么一天天好起来。

后来钦天监的天文学家们观测出三天后将有异星耀月,定有蹊跷之事发生。

年纪大一点的顾帅猛然惊觉,记起自已就是在那个有这种奇异星象的凌晨,被京城救援小组从塌了架子的战车底下拽出来。

年纪小一些的顾子熹听完了,说,哦,那我再过两天就该回去啦。

等到那一天来临的时候,长庚和两个顾昀都没睡下。一个躺着俩坐着,屋子正中拢着火盆,三人天南海北地胡扯,畅快地笑,火光映着每一个人的眉目。

乱七八糟地扯到半夜,长庚轻声说,子熹,该走了。

两个顾昀便都站起身来。年轻的一个伤病未愈,便由另两人扶着慢慢套好重甲。

那套残破不堪的重甲被长庚刷洗得干干净净。

小侯爷穿上它笑笑,说这甲怎么这么干净……长庚你可真勤快。

大梁的天子陛下却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笑,温柔地看着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上几岁的,终究是要属于过去的安定侯。

沈易和陈姑娘都在门外等着他们,见了小侯爷,都对他笑笑,把千万句话都融进这一刻的笑意里。

几人一同走到院子里,走到几天前第一次见到他的地方。

年轻人掀开面罩对他们道别,又对站在自已未来的那个自己点点头。

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很坦荡地问未来的自己:“我能亲他一下吗?”

沈易目瞪口呆。

顾昀没忍住,笑了,说,当然可以啦。

于是,这个年轻的,来自于往事之中的顾昀走向长庚,轻轻吻了吻他的额。

长庚一时愣住了。

年轻的顾昀笑道,回见啦,小长庚。

他头顶上的那颗星恰好运行到了月心。

年轻的将军戴上重甲的面罩,消失在了那片星光中。

他走向了那条披满霜雪的路,而路的尽头,是他已经长大成人的小长庚。

——————————————————

打滚球评论!!

评论(16)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