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古林那

每一条评论都会仔细看的哦~脑洞与正文并飞~还不想开放打赏功能~站内转载请标明作者~

【杀破狼】失忆梗片段

*狗血失忆梗,OOC注意。

他在这重伤未愈,昏昏沉沉的一日里,被迫接受了许多脑海中本来毫无印象的往人往事。不断地有人打扰他,和他谈话,试图听到他像从前那样将自己的名字脱口而出……

但,那又怎么可能呢?

他只想一个人静一会儿,好仔细回想回想,却又不得不被往来不绝的访客搅得头昏脑胀。他不忍拂了旧友们的好意,又实在编不出什么用以安慰他们的话,就只好坐在那里安安静静地听他们唠唠叨叨。

——一帮大老爷们儿,一个嘴碎的,十来个掉眼泪的,还有好几个乘他不记事儿,企图上手摸毛掐脸又被旁边的皇上给瞪回去的。

唉。

这一晚,他早早就歇下了。

本想借着难得的清净时光好好回忆一下,可又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稍一用劲儿去回想,就会头疼得厉害。折腾来折腾去,到底还是只能记起来“长庚”这两个轻若鸿毛又重似千钧的名字。

算了。他泄气似的想。

该想起的想不起来的,到底总会想起来——我还是先睡上一觉吧。

迷迷糊糊地,房门处的气流骤然打了个旋儿。这具身体的本能令他在瞬间猝然睁大了双眼,却也是这具身体的本能,让他在嗅到一种安宁香气后不由自主地放松了下来。

有人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连盏灯都没掌。

他阖着眸子假寐。这副身子骨原先似乎就很擅长演戏,可以毫不违和地假扮成一名熟睡中的重伤员。

他的呼吸同刚刚一样轻而有律,毫无惊动。

男人立在床边仔细听了一会儿,似乎终于放了心。他小心地坐在床边,伸出一只手,轻轻探了探自己的额头。男人身上萦绕着的安神香气直直地冲入他的鼻腔中。

是了,这股香气,是白天那位自称为长庚的青年天子。

男人见他毫无警觉之意,竟似乎有些讶异似的,半晌,又轻叹了一口气。柔着劲儿把他托起,撤掉了软枕,换上了自己的腿。

男人细细地把了他的脉,然后,还算满意地松了口气,俯下身去吻了他的眼角,又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了带。

他抱了他好久,久到他的意识重又开始模糊起来。

恍恍惚惚地,他似乎听到了一声低压着的啜泣。

“子熹,”男人控制不住地抽泣一声:“子熹……”

别哭啊,小长庚……

……义父又有哪里惹你不开心了吗?

内心深处的一个声音这么说着。

在黑夜里凝成的一颗星子落了下来,正砸在他的心口。

他坠在黑暗里,睡着了。

评论(6)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