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古林那

咸着没事儿就来扯扯淡
每一条评论都会仔细看的哦~脑洞与正文并飞~还不想开放打赏功能~站内转载请标明作者~

【杀破狼】夏日

*只有尾气没有车。

即便是当朝天子,在骤然撞见这样的身形时,眼神也不得不要放柔几分。

——小义父睡着了。

许是因着前一日晚间才刚刚胡闹过,他现下睡得正沉,半分未被惊扰。

雪白的薄纱床帐松松披下来,把人整个儿拢在里头,仅仅露出了一点同样雪白的衣角,沾着清苦的药香。

……

……便去拨开那软纱。

那人正侧卧在榻上,背对自己,身下垫着纳凉用的碎玉席子,呼吸平缓,黑发散了满床。夏衫轻薄,又没有好好系住,松松垮垮地敞着,现出大片白皙而带红痕的脖颈肩头。

——像是在皮肉上绽出一株盛放着的嫩梅花。

蚕丝薄被被主人随意搭在腰腹之间,欲盖弥彰地半遮了分明的腰线与肌骨,还有,还有……

……是自己昨夜太过荒唐了。他暗自皱眉。

竟是刻意地没给小义父穿上亵裤。

修长紧实的双腿间,此时正是半遮半掩着。

他不由得吞了口口水,只觉得全身上下的火都被“轰”地一下,引燃了。

可是,不行。子熹的伤才刚好,又正在睡。他需要休息……

他深深地呼吸,吸进肺里的却只有昨夜之后残留下来的淡淡余韵。

他还是迈了进去。

轻手轻脚地坐在床沿,生怕扰了他的一场清梦。眼睛根本不敢往下瞟,于是就干脆眼不见为净地把他腰间要掉不掉的小被子拣了起来,一边默念着清肺诀,一边将他严严实实地裹了裹。

软床上,那人的眼睫颤了颤。

接着便缓缓地睁开。半阖不阖地,含着些水光,用极勾人的声音去轻唤他的名字。

——“……长庚?……”

血一样的朱砂。

他怜惜地吻在那处血点上,又将他的上半身微微扶起些,让他把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

他于闷热之中骤然得了这一处凉爽怡人的宝地,不由得欢喜,闭眼迷糊着去蹭——

竟还自动自觉地翻了个身。

将军的鼻尖几乎是要碰到他腿间了,呼吸温软柔热,隔着衣料,一下一下正激在早已挺立的私处上。

……

顾昀此时却仍不知情,只觉得这软枕冰凉凉的甚是舒服,便又不知死活地向前挪了挪……

——被长庚咬牙切齿地止住了。

“顾卿。”他咬牙道:“醒醒。”

顾昀便极不情愿地醒了。

眼睛是睁开了,身子却还懒得动,可谁料甫一清醒,他便与面前精神抖擞的小陛下来了个照面。

“……”

他轻笑了一声,竟然还更加变本加厉地呵了两口气,又用柔软俊秀的侧颊贴了贴它——

“陛下,”他不起身,也不觉羞,只是好整以暇地揶揄道:“您想臣也真是想得紧……才不过半日未见,怎么就又……嗯?”

他带着笑意张口,隔着一层布料,含住了当今圣上的要害。

布料被湿暖浸得温软,软嫩粉娇的舌尖又若有若无地挑逗着,正隔靴搔痒地刮蹭着自己……

(此处省略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五千字。)

……

“子熹。”他心满意足地把玩着怀中人一尾长长墨发,递在唇边,反反复复地亲吻。

他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拍着大将军的一侧肩骨,就像是在哄一个小孩子似的。

……其实根本就没什么要说的。

小义父连着被折腾了两天,也累得早早睡熟了。

他只是想要不停地,轻声念着他的名字罢了。

评论(8)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