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古林那

每一条评论都会仔细看的哦~脑洞与正文并飞~还不想开放打赏功能~站内转载请标明作者~

【杀破狼】稀客

*全场OOC!私设长庚之前是查到过北疆往事的!

只不过是一上午的功夫,屋里怎么就突然多出来了一个男人?

——还是个挺俊的男人。

“大帅,”男人坐在小桌旁,俨然一副把侯府当成自己第二故乡的架势,松松地靠着椅背,悠然道:“身子近来可好?”

顾昀笑道:“还好,托了你的福,没被炸成窜天猴。”

男人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咳嗽。

顾昀把杯子推给他。

“你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

“唔,京城?”男人道了声谢,一仰头,咚咚咚地干掉整杯水,一抹嘴巴,“其实也没什么习惯不习惯的,反正只住半个月。等轻絮完了婚,我就回去,而且,”他顿了一下,又补了句:“……京城总没有北疆冷。”

北疆?

长庚心里一个激灵。

对了,北疆。

陈家二公子陈飞云,那个据说是常年半死不活的病秧子,的确是到过北疆的……

……去给他医病。

既想起了这一茬子,他便屏息凝神地听。

果然。

“北疆时的病,好透了吗?”

“早就没事了。”顾昀一勾唇,说不出是自嘲还是别的什么,“劳烦陈圣手费心。”

陈飞云哈哈一笑:“上次可险些没把我活活冻死……好在大帅底子好,及时痊愈。”

“……不是。”顾昀无奈道:“不是我底子好,是我那个便宜儿子。”

“……”

……一个人,要是有了什么尚且年幼的,柔软温暖的牵挂……

……也就不会毫无求生之意了。

陈飞云了然地一挑眉。

……

“哎,对了,大帅。”陈飞云贼兮兮地道,“怎么,听我那舍妹说,你已经把自己给交出去了?”

顾昀:“……”

顾昀:“陈姑娘怎么连这个都跟你说!”

陈飞云但笑不语,只是带着那种“意味深长”的笑意看着他。

架不住陈飞云目光炯炯的凝视,顾昀勉为其难地点点头,从鼻腔里哼出了一声“嗯”。

陈飞云再接再厉:“还是个男的?”

“……”

“谁啊?”

……

顾昀在他迄今为止的漫漫人生路上,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害羞”。

陈飞云再也忍不住笑意,哈哈地笑起来:“行了,大帅,别装了,您耳朵都红了!——谁能让安定侯羞成这样?”

……顾昀觉得他这张老脸今天是保不住了。

“……我儿子。”他低声道。

“……”

这次,“沉默的羔羊”终于换了人。

“你儿子?!”陈飞云震惊道:“就是给你写信的那个?……当今圣上?!”

顾昀又痛心疾首地点头,“……嗯!”

……

“这次我可得好好整整沈季平。”一阵震惊过后,陈飞云故作正经道。

“附议。”

这两人倒是志趣相投!

“不过,说来奇怪,他们俩到底是怎么凑成一对的?我之前见过沈将军好几次,根本就没能把他和我未来的妹夫联系到一块儿去——”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顾昀懒懒道:“保准是被陈姑娘那高洁的风骨所感化了呗。沈易那小子,平日里唠唠叨叨,谁知一见了令妹,就三棍子打不出一句话来——呦,陛下回来啦。”

陈飞云起身要拜,被长庚虚虚托住了。

“陈圣手不必多礼。”天子温言道:“还多亏了您给子熹医病。”

顾昀一听此言,顿时在心里暗暗抽了一口凉气,心道:吾命休矣!

一无所知的模范医生陈飞云站在长庚背后,口型和手势并用,夸张地指着长庚问:“你儿子?”

顾昀微不可查地颔首。

“……”陈飞云道:“陛下请容草民先行告退。”

长庚温文有礼地准了。

被长庚知道了北疆往事,顾昀本来还有些不安,可见了长庚端上来的丰盛晚餐,他也就把那虚无缥缈的“不安”丢在脑后,开始享用起眼前实实在在的美餐来。

他吃饭,长庚便一动不动地坐在旁边看他吃,还不时探手去抚他散在背后的长长墨发,眼里头除了满足还是满足,好像一个喂饱了主子就幸福的,傻乎乎的铲屎官。

他柔声唤着顾昀,又柔声地问:“今日这面做得可还好吃?”

顾昀“唔唔”地表示赞同。

“比起子熹在北疆的吃食来,又当如何?”

“……”

敢情好,这小王八蛋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顾昀无言可对,只好干笑了几声。

“子熹为何从来没有对我说过北疆之事?如若这次没被我听到,还想要一直瞒着我,瞒到一辈子吗?”

顾昀只好做贼心虚地垂下了眼帘,装出一副委屈又沉默的样子来。

可偏偏长庚最是吃不消这一套。他一见顾昀委屈,心立马就软了,又软又酸,还总带着点疼。

他叹了口气,轻轻吻上将军眼尾的血点子,故作严厉问:

“大将军瞒君不报,该当何罪?”

“自当任君处置。”顾昀轻声道。

长庚生起气来,并不是暴风骤雨式的。

这个人生气也生得不着痕迹,和他的爱意一样,都叫他难以摆脱。

不过还好,在大将军自愿且乖乖地听了他满心的担忧,而且还自愿且乖乖地被他肏了一整晚之后,陛下的气,貌似已经消去了许多。

评论(9)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