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古林那

每一条评论都会仔细看的哦~脑洞与正文并飞~还不想开放打赏功能~站内转载请标明作者~

【杀破狼】沉雨

又是一个雨夜啊。

他总是觉得,死亡的战报,往往都伴随着阴沉沉的天。

小时候也是,长大了更是。

他递过那包沉甸甸的物事,女人没接。

不仅没接,且还哀声问他:“他是为国尽忠,我知道的。您的心地太好……您把钱都给了我们,自己可怎么办才好呢?”

女人悲哀的、绝望的、满含着泪水的棕色眼睛映在昏暗的油灯旁,看得他简直心慌。

女人牵着的孩童,睁着和母亲一样的棕色眼睛,又圆又亮,好奇地看他,稚嫩地问:“叔叔,咱们什么时候才能打完仗呢?”

“我爹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可他又怎么知道呢?

他能做的,除了死守这疮烂的河山外,还能有什么呢?

无数个声音,全在他耳边轰隆隆地响,响得他头昏脑胀,一声又一声。

——侯爷,我丈夫还在吗?

我爹是不是不要我,不要我娘了?

大帅,江南故土何时才能收回?

将军,我们,我们还能不能……

……

……可是,为什么都要来问他呢?

他又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从庙堂到江湖间的所有责问,都要由他来承担?

他也曾疲累过。

他也想过,并且明白了为何总会有人信仰那些虚无缥缈的神佛——

你看,这是老天爷的意愿,是神佛的降旨,是天意。

为什么要让他们去送死……我也不知道啊。

可他能这么说吗?

任何人都可以推卸责任。

唯有他不能。

他是安定侯,是天生了就要为大梁打仗的。

“收下吧。”他还是低声道。

女人又流下泪来,呜咽着要叩头,被他扶住了。

他抓起门边立着的油纸伞,出了门。

小男孩站在门边,呆呆地望着他。

唉。他沉沉地叹气。

叹气声被打灭在嗒嗒的雨声里。

反正我是不知佛,不信佛的。他又想。

想起那男孩子,他便又想,长庚那小兔崽子,不知道他的将来……

会是怎样的呢?

……

可千万别再像他的义父了啊……

评论(4)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