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古林那

每一条评论都会仔细看的哦~脑洞与正文并飞~还不想开放打赏功能~站内转载请标明作者~

【杀破狼】重返十七岁【二】

终于发完了存稿!可以瞑目啦!

顾昀的身体在一瞬间僵成了人棍。

因为。

他察觉到。

自己所处的这间屋子……并不是昨夜就寝的侯府卧室!

身下铺着的,不是自己床上那硬梆梆的木板和布单,而是一床又软又厚的新褥子,足能让浑身酸痛的他舒服地陷进去。

头下枕着的,也是一只高低适中,软硬合度的软枕头,和自家的冷硬枕头一点也不一样。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又淡又宁静的香味儿,很奇怪,又很能让他安下心来,是他从来没有嗅过的。

同时,他的腰身处,怎么还有点儿……?

……这是什么情况!

掀开锦被的顾昀,一脸震惊的盯着自己的胸口,久久不能言语。

妈的,谁来告诉他这究竟是为什么!

莫名其妙多出来的那么多陈年伤疤也就算了,为什么他全身上下都是各种只有在性事后才会留下的红印子,而且痕迹还重得连他这个半瞎都能轻易的发现——

——活像是被狗给咬了一样?

从足踝到手腕,从胸口到后背,甚至连大腿根都……

他一看那些红印子就头皮发麻,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可是,他只不过是打了场胜仗,之后又吃了顿花酒……

瞧这架势,他是被花魁给强上了不成?

还有,屋子的确还是自己从小居住的那间屋子,可是,为什么房里的各种摆设零碎用品,包括衣物和杯子在内,全部都变成了两人份的?

——还是两个男人?

正当他惊疑不定、一头雾水、一团乱麻之际,木门“吱呀”了一声,开了。

一名高挑俊朗,眼窝深邃的混血男人,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

男人见到他光溜溜地坐在床沿上,吓了一大跳。

他慌忙放下手中的木盆,想要给顾昀裹上被子——这么一来,顾昀也吓了一大跳,连忙避开了。

他伸在半空中的手顿住了。

男人试探地唤道:“……子熹?”

顾昀靠唇语读懂了他的话,随即又发现自己的听力居然好转了那么一点儿,心下又吃了一惊,但他没有答话。

“子熹,别闹了。”那男人勉强笑道,不盖被子会着凉的,快躺回去,怎么啦?

是难受了吗?还是做了噩梦?……子熹?

他要吻他,却又被顾昀避开了。

“那个,这位兄台。”顾昀斟酌着开口,“……你是谁呀?”

——怎么还把我睡了?

男人结结实实地愣住了。

“侯爷的这种病,大概是陈年积毒淤在脑中,突然发作,以致暂时性失忆。”那女子缓缓道。

长庚一心两用,耳朵听着陈医生的介绍,眼睛则紧紧盯着和沈易坐在一处,只穿着单衣,说说笑笑,甚为亲近的顾昀。

“可有解决之法?还需持续多少时日?”

“解决之法,每日针灸便可。只是时日不定,还需陛下耐心。”

长庚点头,继续专心听起另外两人的谈话来。

“哇,老妈子,没想到你老了以后居然更像老妈子了。”

沈易咬牙切齿,长庚却微微地笑了起来。

END

评论(7)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