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古林那

每一条评论都会仔细看的哦~脑洞与正文并飞~还不想开放打赏功能~站内转载请标明作者~

【残次品】林

*OOC与私设的结合体!

小蔚长得像他父亲,这是让伍尔夫一直来倍感欣慰的事情。

他总是支持林蔚多看一看那些已经沦为落灰古董的纸质书,甚至给他开通了乌兰学院校长室的最高权限,让他能够自由地借阅任何图书。

书本里蕴藏着人类先祖伟大的智慧,他对养子说。

可是,他却始终没有对他说,你翻书时专心的样子,你不自觉带上微笑的样子,和你的亲生父亲简直一模一样。

在乌兰学院里读书作妖的日子过得飞快,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林格尔的小蔚就已经长大了,而且长得高挑而英俊。他发自内心微笑起来的样子,依旧与他的父亲神似。

他每每见到这表情,都会带上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既有父亲对儿子的自豪感,又有对遥远岁月的感慨之情——

——更有对那位故人的怀念。

我多么希望你能看到小蔚长大的样子啊,林格尔。

我多么希望你能看到,他和你如此相似。

一语成谶。

他一手养大的小蔚成了婚,和一个并不爱他的女人。

这个女人有一双聪明而敏感,能从鲜花似锦中看到末日,却独独看不见一颗真心的灰眼睛。

小蔚走得实在太快,快到来不及看他的一双儿女长大成人。

他去见他从未谋面,彼此却十分相像的父亲了,留在这世间的,只有两个幼小无助的孩子。

葬礼上,人们议论纷纷。伍尔夫扭头,看见两个穿着黑衣的小孩子,悲伤而沉默。哥哥紧紧捂着妹妹的耳朵,灰眼睛里全是泪。

那是静恒。小蔚的儿子,林格尔的孙子。

他和父亲大不一样,不爱笑,老是板着一张小脸儿,用那对和他母亲如出一辙的灰色眼睛打量着这个世界。

仪式结束后,陆信悄悄对他说,想要把小静恒接到陆家养大。

“总不能让他们俩都被伊甸园管委会接走……”

伍尔夫颔首,无声地支持了这一举动。

林静恒住到陆家后,伍尔夫依旧会来看望他。

陆信似乎是把闲暇时间全都用在了逗他的乐上。他的浑身解数里包括但不限于放儿歌、读笑话、扮鬼脸……以及让湛卢“尊严扫地”地大跳机械舞。

好在湛卢并无尊严,尽职尽责地跳舞逗乐,末了,人工智能还随着儿歌眨眨眼,深情地给了小主人一个飞吻。

林静恒没笑,陆信却被逗得捧腹大笑起来。

穆勒微笑地看着丈夫的笑容,小静恒转头看着他俩的笑,半晌,像是被感染了一样,也跟着穆勒一起微笑了起来。

哎呦,他笑起来的样子怎么那么像小蔚啊……

那一刹那间,简直太像了。

那天,共进晚餐后,陆信请他为小静恒讲一讲先辈们的故事。

林静恒显然对“听老爷爷讲故事”的睡前环节无甚兴趣。臭小子很洒脱地认为,人死灯灭,万事皆空。

伍尔夫便看着他的那双灰眼睛,很温和地笑。

“你真的认为死亡就是一切的终结吗?我们爱过的人就这么轻易地消失了吗?”伍尔夫温声道:“他们活在你身上,静恒……我从你的笑容里发现了他。”

我从你的笑容里发现了他……

可那个“他”啊,究竟是哪个“他”?

是他早早长眠的年轻父亲,还是那个不惜以身为饵,殉职多年,永远年轻的祖父?

陆信想起了他那“过命交情”的塑料兄弟,悄没声儿地转过头去,颇不争气地酸了鼻子。

伍尔夫则想起了那张笔触缱绻的画像,眨了眨眼睛,掩住了一滴泪。

林静恒,联盟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上将,被联盟紧急召回,途中经过人类禁区“玫瑰之心”,不幸遭遇星际海盗伏击,舰毁人亡。

他的静渊号伴随着他长眠。

……

静渊,这还是陆信给它起的名字呢。

伍尔夫不得不承认,陆信起的名字居然也能好听上一回——这名字很配他。

这名字似乎与所有林家人都相配。

格尔,你能看见吗?我送走了你,送走了你的孩子,现在,连你孩子的孩子的葬礼,也向我发出了请柬……

而静恒比当年的小蔚还要更年轻一些,他甚至连个孩子都没留下。

如果他真的有了个孩子……

那伍尔夫还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在有生之年给这个孩子送终。

你们怎么都死得这么早?他抚摸着创作于新星历二年的画像感叹。

画作上的男人不发一言,只是朝着他微笑。

妈的,这臭小子原来没死!

伍尔夫发现自己被这个灰眼睛的小鬼头欺骗了感情。

这臭小子不仅一如既往地活蹦乱跳,而且还和陆信的遗腹儿子gay里gay气——

林蔚,看看你生的好儿子!

你和陆信要是还活着,是不是还得从“过命的兄弟”进化成“过命的亲家”啊?

爸爸的心好痛!

这厢老元帅咬牙切齿,那厢王艾伦适时地轻轻叹口气,柔声细语道:“静恒骨子里果然还是有陆信将军的风范啊……”

陆你妹的陆,老元帅想。

林静恒,他从里到外都是林家人。

于是他便淡淡地摇头,说:“艾伦啊……”

王艾伦狗腿地凑过来,但,这老人并没往下说什么。

艾伦啊,你是没见过他笑起来的样子……

“夜皇后……”风烛残年的老人喃喃自语。

夜皇后又开了……

我,我得去见你……

“砰!”

还有小蔚……

我们一起……

评论(11)

热度(69)